六月,玉荷包荔枝 (下) — 台湾水果月记/之二

六月,玉荷包荔枝 (下) — 台湾水果月记/之二农场里,前批收成才刚採毕,此刻枝上犹存的玉荷包仍透着新绿;然原本教师出身,种起荔枝来像作学问一样认真执着、理论与实务兼具的农场主人蔡门兴,仍旧兴致勃勃地领着我们来到园里,一一数说这十数年来,岛南农民们与玉荷包真情相搏的点滴故事。

高树,轻微逆境里圆满开花结果

他说,其中关键在于疏剪花穗。玉荷包花穗长且分支多,难以授粉、贺尔蒙不足,遂而着果不易;因此,长年研究下发现,若在一二月开花时节大量裁减花穗数量,使养分得以重点集中在少数花穗上,便能大大提高着果率。

说得容易,一支一支、一树一树疏剪,「一棵树一整天剪也剪不完,很辛苦哪!」后来,经验多了,许多果农们改以手疏,一只手握着花枝、另只手枝上一个推滑抽拔,花穗纷纷而落,「快很多!」蔡门兴笑说。

「疏剪花穗,用意之一除了使养分集中之外,在我的看法,其实和许多其他台湾水果的种植概念相似,也在于创造『轻微逆境』,」一点点破坏,使荔树警觉,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,自然奋勇结果。
六月,玉荷包荔枝 (下) — 台湾水果月记/之二
「所以,很有趣的是」,蔡门兴说,有种情况是,从这里更往南到恆春、枫港一带,冬季剧烈落山风吹袭,风伤荔树,那儿的玉荷包,「有些竟然不需疏花,收成也好。」

说到此,蔡门兴提及,荔枝的种植确实极仗天时地利,结果期固然需得温暖多湿,开花期却要乾燥冷凉,低温不够,就无法开花。

因此,他也承认,高树此区,由于位置更南、气候更热,加之地势平坦、且多砂质土壤,确实不若坡地种植为主的高雄大树乡来得优越,相对下在开花期就比较吃亏。

那怎办?大津农场玉荷包不是从台湾一路卖到日本,口碑评价均佳吗?

「先天不足,后天要更用功啊!除了修剪、施肥、排水上都要注意外,你看,」蔡门兴带我们来到树边,指点我们端详树干,但见树身上一圈圈深镂刻痕……「这是环刻技术,和前面说的『轻微逆境』概念相似,于开花期到来前一棵棵视情况进行,刺激果树努力开花,花开了,后面就好办了。」

——无怪乎来前便听人说,种玉荷包像拉拔孩子,备极呵护,点滴都是辛勤血汗。


大树,天时地利人和之荔枝宝地六月,玉荷包荔枝 (下) — 台湾水果月记/之二告别高树,我们立即驱车转往大树,期望亲身亲眼领略,蔡门兴口中所谓风土条件更佳的大树乡的荔园风貌。

在大树乡农会的引见下,我们来到了果树产销班第二十四班班长黄庆顺的荔枝园。

果然,与大津农场的果园景象截然两异。跟着黄庆顺的脚步,我们沿着坡间小径与山稜,一口气爬上坡顶。举目四望,炽热得令人几乎睁不开眼的晴日下,起伏山陵、叠翠坡地间,一树树一丛丛,尽是蓊郁深绿、结实纍纍绿中透红的的荔枝树。

黄庆顺说,大树的荔枝园主要集中在乡北山坡上,土质则是肥沃的红土黄土夹带少许砂质,确实是玉荷包的绝佳种植地;特别山坡地的好处除了冬季气温与湿度均低、有利开花外,排水也好;而到了结果期,特别是东南方位向阳面,一整日豔阳遍照,玉荷包成熟快、甜度高,品质自是不凡。

不过,坐拥上好地利,黄庆顺还是一点不敢懈怠;十数年经验积累,不但果园与施肥管理都有独门诀窍,问起他的私房疏花技巧,班长随手拉起沈甸甸满结荔枝,咧出自豪的笑:「一般疏花,为求好看与採收方便,多半留下枝末尾端的花穗,我则刚好相反,除去末端、留下较上部的花穗,养分供给快速,结果率高、荔枝也好吃!」

一旁农会推广股股长也说,确实年年一到收成期,黄班长的荔枝林相硬是和别人不同,从内到外从上到下,一整树满满的荔枝!

六月,玉荷包荔枝 (下) — 台湾水果月记/之二又香又甜哪!玉荷包荔枝

回到台北,没过多久,从南方听得消息,说今年玉荷包,果不其然又是大大丰收的一年。

这当口,大树梢来包裹,才一开盖,香气扑鼻而来,是一整箱漂亮得不得了的红绿荔枝!垂涎三尺之际,等不得拆箱清洗盛盘,我忙忙地直接枝上拔了,剥了就吃。

一咬入口,便汁液迸射,又脆又滑又Q,鲜爽多香、沁甜里款款流露着细緻的微酸,余韵芬芳悠长,舌齿间久久不散……;好个玉荷包!果然不负年来苦熬等待,我的今夏大快朵颐荔枝季,就此,正式开始!
★ 【新书】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正式推出!
六月,玉荷包荔枝 (下) — 台湾水果月记/之二
好消息!期盼已久的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,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。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,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,二三十年点滴累积

延伸閱讀